哈萨克斯坦之乱:经济建设失败是重要原因

哈萨克斯坦之乱:经济建设失败是重要原因

当地时间2022年1月5日,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由于液化天然气价格上涨,民众举行示威抗议活动,抗议者袭击了阿拉木图市长办公室,执法人员严阵以待。图据东方IC

街头动乱猝然爆发,烈度迅速升级并蔓延至全国所有主要城市,主要公共设施和政府建筑接二连三失守,现任总统批准内阁总辞职,集体安全组织应现任总统之邀出兵维和……

2022新年伊始,独立建国刚满30周年的哈萨克斯坦就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自己独立建国的第31个年头。

令哈萨克斯坦今年前景预期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该国经济财政高度依赖油气、煤炭和其它矿产资源产业,但其经济在去年的初级产品牛市里仍然表现疲软,复苏动力不足:

2020年,哈萨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2.6%;在西方超级宽松货币政策制造的商品牛市支撑下,2021年1~6月其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也不过1.6%,尚不足以回升至疫情爆发前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经济展望(2021年10月号)》预计该国2021年经济增长为3.3%。

更严峻的是,哈萨克斯坦今年很可能马上又要面临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导致的初级产品行情下行的打击。美联储加息一旦成为现实,预计将重创哈萨克斯坦油气、煤炭、其它矿产等支柱产业行情。

哈萨克斯坦的“资源诅咒”

哈萨克斯坦动乱,经济建设失败是重要原因。而从长期看,与其它众多资源丰富的国家一样,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没有希望跳出“资源诅咒”(natural resource curse)的泥潭。

“资源诅咒”指的是至迟从地理大发现后近代世界经济体系形成以来便出现的一种现象,即资源出口国经济增长实绩、宏观经济稳定性整体远远落后于制成品出口国;在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的经济发展进程中,这一特点表现的相当突出。

哈萨克斯坦石油资源和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矿藏90多种,其中陆上和里海地区已探明石油储量近140亿吨;而其人口不过1913.36万(截至2021年7月),人均已探明石油储量高达732吨,相当于中国的286倍。(注:按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21》表8-4“2020年底主要矿产储量”、表2-5“分地区年末人口数”计算)。

资料图。哈萨克斯坦MANGISTAUS地区北布扎奇(North Buzachi)油田,采出的原油被装入油罐列车运往海港。图据视觉中国

然而,这个资源如此丰裕的国家,在1990年代独立后首先是经济陷入“失去的十年”,1993-1999年7年之中,哈萨克斯坦竟有4年经济萎缩,剩余3年经济实际增长率(以本币不变价计算)也仅有0.5%-2.7%。

好不容易熬到本世纪,在2003-2012年世界经济史上罕见的初级产品超级牛市期间,依靠丰富矿产资源及他国强劲的需求增长拉动,哈萨克斯坦一度实现了较快的经济增长,在中亚五国中超群绝伦,经济体量相当于第二位的乌兹别克斯坦的3倍左右。

即便如此,在那个时期,其经济增长实绩与中国和其它东亚经济体也不可同日而语(参见表1)。到2014年下半年国际石油市场“雪崩”之后,哈萨克斯坦经济增长率就更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由于经济增长实绩不佳,哈萨克斯坦货币汇率长期走势疲软,不仅严重损害其国民生活,而且重挫该国居民本来就远远低于中国等东亚国家的储蓄和投资动机,从根本上损害了该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后劲:

1993年11月15日,哈萨克斯坦正式发行国家货币坚戈,汇率为4.70坚戈兑1美元;到今天,2022年1月6日,坚戈兑美元汇率已经贬值至435.596坚戈兑1美元,相当于发行日的1/93。哈萨克斯坦国内面前的乱局,让本周之内坚戈的市场汇率还会较大幅度贬值。

由于哈萨克斯坦坚戈频频贬值,该国货币替代现象突出,企业居民普遍选择持有美元、欧元、卢布、人民币等外币而抛售本币。

破解“资源诅咒”:发展制造业

资源诅咒为何发生?

究其根源,就总体而言,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与制造业驱动的经济增长相比,初级产品行业驱动的增长具有一系列无法克服的弱点:经济波动性强、加剧收入分配失衡和两极分化、资产泡沫严重、加剧社会矛盾,等等。特别是与制造业驱动的增长相比,初级产品行业驱动的增长会带来更多的腐败、两极分化及暴力压榨,从而产生较多的社会矛盾。

由于制造业企业处于永恒的买方市场,企业需要不断创新才能取悦消费者而卖出产品,实现增长;但初级产品行业经营的关键在于占有资源,牛市时期尤其如此,即使没有取悦于下游产业的创新,只要能够“摆平”相关方面势力,占有资源,就能大发利市。看看国内外古往今来经济史上的众多案例,就不难明白这一点。

资料图。哈萨克斯坦北布扎奇(North Buzachi)油田钻井。图据视觉中国

正因如此,在现代世界经济体系中,即使是那些自然资源人均占有量高、品质优良、运输出口条件优越的国家,他们的经济社会发展长期成绩也相当堪忧,纵然能够在牛市期间过几天“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其资产泡沫、收入分配失衡、腐败、社会矛盾等问题也积累得更快,最终在熊市中爆发,与熊市相互促进,把这些国家拖入“失去的十年”、乃至“失去的二十年”泥潭之中。一些拉美、非洲国家以及一战之前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的俄罗斯帝国,莫不如此。资源产地只有作为一个蓬勃成长的制造业大咖,其人民才得以摆脱上述永无止境的恶性循环。

哈萨克斯坦眼前的经济社会动荡对于那些拥有一定资源储量而为此沾沾自喜的国家、地区及其居民,又有怎样的借鉴警示?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梅新育(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