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揽子稳外贸政策“落子” 出口增速将保持韧性

一揽子稳外贸政策“落子” 出口增速将保持韧性

2022年如何实现外贸“开门稳”?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多项稳外贸政策,商务部会同22个部门提出一揽子应对举措,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提出四方面措施……众多信号显示,一揽子稳外贸政策正在提前“落子”。专家分析表示,在外贸政策稳主体、强韧性的助力下,2022年出口增速仍有望保持韧性。

疫情发生后,我国外贸已连续18个月保持正增长,前三季度外贸出口增量占GDP增量的比重达27.8%,创10年来的同期新高。不过,外贸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也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

浙江宁波一家服装加工外贸企业表示:“工厂看起来很红火,但就是不赚钱。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升吞噬着企业的利润,疫情发生前,服装工人平均工资每月5000元到6000元,目前熟练工工资涨到每月8000元左右。人民币升值、海运费居高不下、港口拥堵等也是问题。”

中小微外贸企业议价能力有限,生存更加艰难。一位深圳外贸从业者表示:“对于原材料涨价之前签订的合同,为了稳住客户,一般都只能自己承担损失。涨价后害怕订单需求会减少。”

一边是外贸企业经营承压,一边是外贸出口高增长,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梅婷表示,一方面,今年全球经济复苏、需求快速增长,带动中国出口增长。尤其是疫情反复下,新兴市场产能受阻,全球供应链紧张,使中国产业链优势得以充分发挥,国外对中国进口需求不断增加,带来出口数据高增长;另一方面,欧美需求激增带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同时中国出口旺盛、集装箱供不应求,带来海运价格上涨,这增加了外贸企业出口成本。

“出口看着热闹,但企业利润增速却不高,甚至出现亏损和订单减少。”王梅婷说。

商务部副部长任鸿斌表示,缺芯、缺柜、缺工等“三缺”问题和运费、原材料成本、能源资源价格、人民币汇率上升等“四升”问题直接加重企业负担。

同时,2022年外贸高增长的订单回流、价格上涨等阶段性因素可能难以持续,叠加2021年超高基数影响,任鸿斌说,做好2022年稳外贸工作难度较大。

面对这样的情况,近期多部门综合施策,为外贸增长“开门稳”添柴加火。

在加强对进出口的政策支持上,国务院常务会议进行部署:一是落实减税降费措施;二是加快出口退税进度,把退税平均时间压缩至6个工作日以内;三是引导银行结合外贸企业需求创新保单融资等产品;四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鼓励银行有针对性地开展远期结售汇业务,提升外贸企业应对汇率风险的能力。

商务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民银行等22个相关部门和单位,着眼2022年我国外贸面临的现实困难,出台加强财税金融政策支持、进一步鼓励跨境电商等外贸新业态发展、缓解国际物流等外贸供应链压力、支持重点产业重点企业等四方面15条政策措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贸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有必要采取跨周期调节措施,确保外贸运行在合理区间。一是抓好稳外贸工作任务落实,二是加强外贸进出口分析研判,三是加强外贸领域重大问题研究,四是大力推动海外仓高质量发展。

在系列稳外贸举措的作用下,2022年我国外贸有望保持韧性。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贸易系主任李春顶表示:“2022年我国外贸稳定增长的基本面不会变,外部需求不会下降,但预计增速会有所下降。一是2021的基期增速高;二是全球通胀带来的不确定性性。”

中信证券预测,2022年出口增速在近30%的高基数上,仍有望实现9%的增长。RCEP正式生效,全球近三分之一的经济体量形成统一的超大规模市场,将充分对冲美欧财政补贴退坡造成的外需回落压力。政策引导外贸企业与航运企业签订长期协议,加强“海外仓”基础设施建设,将消除“缺柜、缺仓”的不利影响。预计2022年我国出口额相对GDP比重或超20%,继续有力带动经济增长。